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大皇子溺水

小說: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作者九天飛流 更新時間:2019-10-06 22:03
了悟自然聽出對方的奉承之意,但他也沒在意。如今秦國公府與他已經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,對方這么說,也算是肯定了他的能力,歸順的意思更為明顯。

“謬贊了!既然秦國公已經制定了詳細的計劃,那貧僧便洗耳恭聽了!”

“即便咱們查到沈氏結黨營私,圖謀不軌的證據,可沈氏依舊會百般抵賴。終究是外祖母的父族,因著外祖母的面子,皇帝舅舅一定會對他們網開一面。這樣變數太多,怕是達不到咱們的目的。咱們要做的便是,讓沈氏真正地謀反,只有這般咱們才能師出有名。”

“可沈氏也不傻,在還未準備好之前,怎會輕易動手呢?”了悟用探究的眼神看了秦纓媛一眼,既然秦國公府已經提出來,那想必已有對策。

可他并未感到興奮,而是覺得秦國公實在深不可測。

秦國公可是當今的大舅子,竟然也打著推翻當今的主意。若是皇上真的毒發身亡,那皇上留下的曄哥兒也一樣能繼承皇位。

可為何秦國公沒將希望寄托在曄哥兒身上呢?雖說這般算是隔了一層,但秦國公府只要有長公主在,那在京城的世家地位中,還是名類前茅的,為何一定要冒險?

難道對方也打著和沈氏一樣的主意,與他結盟,完全是為了利用他?

了悟不禁又警惕起來,之前埋下的懷疑種子再次發芽。

“他們當然不肯輕易動手了,得強逼啊!您說,若是皇帝舅舅知道他們沈氏在暗中的那些舉動,皇帝舅舅還能無動于衷嗎?”

秦纓媛微微一笑,其實三舅舅也是極聰明之人。只是之前性子太過暴躁,做事往往不計后果,只想按照心意來。

如今吃了一虧之后,倒是變得謹小慎微了。

“將皇帝舅舅中毒無解之事徹底透露給沈氏,沈氏一定會加快動作,再將沈氏的動作透露給皇帝舅舅。若是還不夠,這不還有曄哥兒嗎?若是皇帝舅舅知曉沈氏不但對皇位虎視眈眈,甚至還想除去曄哥兒,您猜皇帝舅舅會不會暴怒呢?”

了悟望著秦纓媛輕笑著的臉,腳底下的寒氣直往上冒。

他自認為是心狠之人,沒想到這位外甥女也是殘酷無情之輩。再怎么說,曄哥兒也是長公主的侄兒。

“剩下的皇子,最大的也不過四歲,如何能擔得起天下這副重擔?皇帝舅舅如今可是將希望都放在了曄哥兒身上,沈氏動曄哥兒,簡直是找死。”

要動手,就趁早!越拖就越擔心恐懼,到最后這點勇氣都給磨光了。

“此計確實甚妙,只是曄哥兒可是長姐的侄兒,她舍得嗎?”了悟想起長公主,這位怕是到現在還不知秦國公的打算吧?

說到母親,秦纓媛面上的笑意立即隱去。

過了好半晌,她才道:“母親會理解父親的苦衷的,秦國公府不能在父親手上失去輝煌!反正皇帝舅舅已經命不久矣,換誰做皇帝不是做?只要這江山還姓趙,她永遠都是大衍朝最尊貴的公主!”

“此事還是先不與她說,皇帝舅舅畢竟是她的親弟弟,就怕她會忍不住露出馬腳,屆時咱們整個秦氏都不會有好下場。”

“三舅舅!咱們秦國公府如今已經與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秦國公府對您可是赤膽忠心,絕無二心。咱們只求在京城保留住世家的地位,讓父親的才華有施展之地。”

秦纓媛一臉真摯地看向了悟,眼中滿是哀求。她知道了悟還對他們有戒心,自然要解釋一番的。

她能理解父親的不易,一個才華橫溢、能力非凡之人,怎會甘心只做那每日無所事事,斗雞遛狗的浪蕩世家子?

她也曾懊惱過自己是個女兒身,空有一番報復,卻無處施展,所以她感同身受。

“貧僧何時說過不信你們?切勿多想!如今貧僧身上還有什么能讓你們圖謀的?既然此事你們已有對策,那就按照你們的法子做吧!等成事之后,貧僧自不會虧待你們。”

了悟拍了拍秦纓媛的肩膀,面上滿是親近之意。星辰♀小说网♀wwW.xINgcHENXs.cOM

“不過你們既然決定好了,那就快些動作,貧僧怕皇上會召顧誠玉回京。畢竟他時日無多,精力有限,朝中如今這般亂象,他或許會調顧誠玉回京,替他重振朝綱!”

“三舅舅此言有理,父親也有此擔心......”

......

“大人!靖王果然開始行動了。”茗硯進了屋子,朝著顧誠玉稟報道。

“嗯!可有將消息透露給恭王?”顧誠玉放下手中的書,他就知道靖王一定會按捺不住的。

“已經透露了,兩家這會兒應該已經對上了!”茗硯點了點頭。

“不過,為何您不讓靖王將這批兵器給得了呢?若是靖王的勢力強些,還能與恭王斗個兩敗俱傷,不正好能解決咱們的后顧之憂嗎?”

對這點茗硯十分疑惑,他不理解大人的用意。

“若是讓靖王得手后就撤退,恭王說不得還能忍氣吞聲下去。畢竟他現在的目的不是靖王,擴充實力才是他目前需要做的。只有他們雙方對上,即便恭王想忍,也控制不住事態的發展,更容不得靖王退縮!況且這兩方終究只能倒一方,留下一方勢力還得對付京城那個吃齋念佛的方外之士,怎能讓雙方都元氣大傷呢?”

顧誠玉已經有了打算,雙方對上證據才更充足啊!屆時恭王為了顏面,也得對靖王下手。否則那些追隨恭王的能人,心中只會嘲諷恭王是怕了靖王。

“哦~”茗硯恍然大悟,接著想到了關在牢中的齊寰宇幾人。

“大人!可要提審齊寰宇那幾人?”

“自是要的,你和茗墨去吧!讓常將軍派人陪同,將給他們的供詞都記清楚了,我要將這些傳回京城。”

這里的事該解決了,等供詞出來,傳到京城給皇上定奪之后,他才能放出師兄。還好現在邊關是他做主,他已經將師兄換了個牢房中的vip,好吃好喝地供著呢!

沒辦法,誰讓現在師兄還未徹底洗脫嫌疑,只能先委屈師兄了。

“是!”茗硯轉身出了屋子,叫了丁九進來伺候。

......

“皇上!不好了,大皇子溺水啦!”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大乐透最晚投注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