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五章

小說:加特帝國 作者機械化粗實才 更新時間:2019-10-07 06:21
正文

加特坐在一個角落里,一言不發,看著西伯勞斯盧克萊在上面發號施令,交待一下接下來讓大家做的事。

此時的西伯勞斯盧克萊,不像是一個大主教,更像是一個王者統帥。

跟他一比,加特這個王首當得,夠沒有存在感的。

加特心里默默吐槽道“有能耐,你別走啊!”西伯勞斯盧克萊要離開帝都了,最高興的人莫過于加特,終于可以喘口氣了。

“加特圣子…”

“什么?”被西伯勞斯盧克萊叫了兩遍,加特才回神,主要是加特沒想到,西伯勞斯盧克萊會在這個時候叫他。

加特不是一個傀儡嗎?怎么還讓做事啊!太欺負人了。

西伯勞斯盧克萊“接下來,你要配合塞勒斯的一些活動。”

“需要嗎?”

“需要。”

“好的,如果我可以的話,我會配合的。”加特和西伯勞斯盧克萊之間的嫌隙越來越大了,也不用太過遮掩自己的態度了。

有時候表現出來一點,比不表現出來要好,這樣顯得自己沒城府。

接下來,加特就認真聽了,省得西伯勞斯盧克萊再叫他。

加特認真了吧!西伯勞斯盧克萊反到是不叫他,這人絕對是故意的。

西伯勞斯盧克萊,當著眾人的面飛走了,塞勒斯找到了加特,“圣子,我們談談吧!”

“有什么可談的,你去找麥恩克林說吧!他在帝都比我厲害多了。”

塞勒斯,給加特這個面子,加特真的不想要。

“加特圣子,請。”塞勒斯伸出了右手。

看這架勢,真是不談不行了,“走吧!走吧!”加特不耐煩的走了出去,來到了綠植園。

在這個皇廷之內,有很多像這樣中看不中用的地方。

“圣子,你的處境不是很好啊!”

“但凡是長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吧!你不用在這挖苦我。”加特已經忍不住自己要開噴的**了。

塞勒斯“不是挖苦,是善意提醒,我可以幫你改變現狀。”

“你有那么好心,別搞我了,我已經遍體鱗傷了,你有這個精力,就去做點別的事吧!”就算加特要改變現狀,也不會找塞勒斯的,誰知道塞勒斯安的什么心啊!

“據我所知,你身邊的那幾個圣騎士要離開了。”

加特“你說什么呢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“你不知道嗎?那我跟你說,司拉安鹿和那幾個圣騎士,一直在密謀怎么離開帝都呢?眼下大主教已經走了,他們不會再猶豫了。”

當初,這幾個圣騎士靠上加特,無非就是抱團取暖,如今最危險的時候已經要過去,他們要離開了,也是無可厚非的。

加特,也沒指望過,能贏得他們的心,這點自知之明,加特還是有的。

“是嗎?那我回去好好送送他們。”說著加特就要走。

“施拉姆,可是一直在等著這個時候。”

怎么商量不成改威脅了,加特聽得出來,這塞勒斯是拿施拉姆來威脅加特,加特又不是被嚇大的,再壞還能壞到哪去。

“你怎么就不知道,我不是在等呢?”加特甩臉子走了,這種主動送上門的,不是有求于人就是不懷好意。

回去之后,加特就找到了司拉安鹿,這個事,加特還是要證實一下。

“你要走啊!”

司拉安鹿不打算,“嗯,我這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。”

“西伯勞斯盧克萊已經走了。”

“…”這個消息,對司拉安鹿來說的確有些突然,“這真是太好了。”

加特“你別得意,你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監視之下,你想走沒那么容易,多留個心眼吧!”加特并不覺得,教廷會放過這幾個圣騎士。

圣騎士,已經算是這個世界的最高的戰力,這種戰力只會嫌少,誰又會嫌多呢?

“我會留心的,王首,沒有我們的保護,你遇到事就多忍忍吧!”

“會不會說話,出去。”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一點眼力勁都沒有。

司拉安鹿對加特的成全,多少是有些感激的,“王首,在這帝都下面,其實是有一條塵封已久的密道的,可能會對你有用。”司拉安鹿覺得這個消息可能對加特有用,他才說的,也算是他的一種回報。

“入口在哪?”有沒有用,看過就知道了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但有這條密道是肯定的,當時的掌權者考慮到,無法傳送這種情況,就讓人挖掘這條密道。”

加特“這不會是什么傳說吧!”

“絕對不是傳說,我是在王族的一本日記上看到的。”司拉安鹿在這個皇廷待了這么多年,還是知道一些隱秘的。

實力決定地位,地位開闊眼界。

“看來只能我自己找了。”

“切記不要采取暴力,這條密道上有很多設置。”

“要走趕緊走啊!否則我就后悔了。”此時的加特已經后悔了,但加特真的找不到什么理由留住他們。

次日,塞勒斯再一次找到了加特,“圣子,你考慮好了嗎?”

“考慮什么?有什么可考慮的。”

“那圣子,先配合我一下吧!”

“我不是都說了,你有事去找麥恩克林,怎么你不認識嗎?”

“是盧克萊大主教,臨走之前的命令。”

剛才還和顏悅色呢?這會就要公事公辦了,加特還真不怕他來這套,“怎么配合?你說。”大丈夫能屈能伸。

“我要把全程的民眾都聚集到一起。”

“這事還不簡單嗎?眼下這帝都之內,不到處都是教廷的人嗎?”

“教廷的人不能出面,讓帝國的士兵出面。”

真當加特什么都不懂呢?這就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,經歷了戰亂,城中的民眾,那肯定是人心惶惶,是說聚集就能聚集的嗎?要是強行聚集的話,會發生沖突的。

這塞勒斯,是讓帝國的士兵,扮演這個惡人啊!

“我手上的人不多,需要教廷的人協助,讓教廷的士兵換上帝國的軍裝,應該不會被發現吧!”想坐享其成,門都沒有。

塞勒斯“加特圣子,你手上的人可比想象的多,不說皇廷之內的這些帝國士兵,就說那些在城里幸存下來的士兵,也有兩萬多人呢?”

塞勒斯到是什么都清楚,這事加特都不清楚。

“我手下的士兵,東拼西湊,一點默契都沒有,做起事來沒有章法,會耽誤很多時間的。”

“現在,不缺時間。”

加特“你先跟我說說,把帝國的民眾聚集干什么?”當一天和尚,撞一天鐘,加特現在好歹也是克斯帝國的王首,就做點王首該做的事,為民眾考慮一下。

“傳播教義。”

在加特的心中,教廷的傳播教義和洗腦,基本上就劃等號的,不過不要緊,人活著就行了。

“我這就去軍部吩咐下去,你要陪我嗎?”

“不用了。”塞勒斯不怕加特耍什么花樣,加特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內。

加特去了軍部,發布了命令。

麥恩克林第一個站出來反對,“王首,戰爭的陰霾還沒有徹底的從帝都的上空離開,我們只是暫時安全,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修整,就不要節外生枝了吧!”

“你覺得我想節外生枝嗎?我也想與民為善啊!可架不住有人逼我呀!”加特已經找到了一點破罐子破摔的感覺。

“王首,你是說教廷?”

“說出來,就沒意思,大家領會就行。”加特這么說,就是間接的承認了,軍部的眾人就是反應再慢,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眼下教廷說的算,這是一個明擺著的共識。

“王首,既然這樣,那就放糧吧!”

“這聚集民眾跟放糧有什么關系。”

麥恩克林“帝都之內,有很多民眾,都受到了這場戰爭的殃及,他們過的很不好,放糧可以救濟這些人,同時可以引導他們,我們受到的阻力會少很多。”

這個時候,強硬對待民眾,是絕對不行的,更別說還是帝都的民眾了。

“好,那就放糧。”

死了這么多人,糧食到是節省了一些,現在用不用也無妨,又不是加特自己的糧食,加特也不心疼。

“王首,你來主持吧!”麥恩克林,為了加特也是操碎了心,誰讓加特是克林家族的女婿呢?

加特和克林家族的關系,是撇不清的。

麥恩克林,只能盡可能的幫助加特,麥恩克林讓加特出面,就是想樹立加特的形象。

有時候形象樹立好了,關鍵時候能保命的。

“好。”加特也想找點事做,從而有理由擺脫塞勒斯的糾纏。

塞勒斯明擺著在算計什么呢?加特當然是敬而遠之了。

經歷的越多,膽子越小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白花花的糧食散落一地,加特看著就心疼啊!

“你給撿起來。”放糧,本來是件好事,可是這個過程并不順利。

這不又有人鬧事了,怎么排個隊就這么困難呢?帝國又不差這點糧食。

“我不撿,這糧袋又不是我扯壞的。”一個中年大漢抱著半袋糧食說道。

“還狡辯。”加特可是親眼看到的,“你要是不搶,能有這事嗎?”

這個中年大漢,指著被搶的那個人說道“這是他欠我的,我怎么就不能拿了。”星辰小说】网】Www.XinGcheNxs.Com

真是清官難斷家務事,瑣碎的事看起來簡單,其實挺復雜的。

加特,還真不能胡亂就處理了,這么多人看著呢?冤枉人就不好了。

“他說的,是真的嗎?”加特問了一下這個被搶的人。

“王首,我等著這袋糧食救命呢?我的兒子快餓死了。”

沒否認,就是承認了,欠人糧食肯定是要還的,可這命也非常重要,“你欠他多少糧食,我替你還。”

“謝王首。”這么多糧食,索性加特就大方這一回。

可大方之后,加特就后悔了,蹬鼻子上臉的人不少啊!后面排隊的人,就開始找各種理由了。

逐漸的,加特意識到這是有人搗鬼啊!

到了下午,突然有一波人跑了過來,把排好的隊伍都給沖散了,“王首,你這給的糧食里,怎么都是石頭呢?”

說著,還拿出了半袋石頭,這石頭很明顯都是新挖的,上面還粘著些許泥土呢?

這是故意來找茬啊!可加特又不好處理,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嗎?法不責眾啊!

“曾曾祖父,你是過來人,你看這事…”加特向旁邊的麥恩克林請教。

麥恩克林“王首,其他的先別管,先把眼前這些人給安撫了,把糧袋都打開,讓他們自己裝。”

“什么?這也可以嗎?”

“看見了,他們就不好再鬧事了。”

這事,一開始是加特出面的,所以只能加特處理,總不能加特坐在這,讓其他處理吧!那就太說不過去了。

麥恩克林,也是出于這個考慮,才沒有出面的。

加特只能,先按照麥恩考慮說的去做了。

這波人,到是安撫了,可后面排的民眾也要自己裝,他們提出這個要求,也是可以理解,所以放糧的這個過程,延長了很多。

一直到了晚上,加特剛要停止放糧。

前方又有人鬧事,幾個人直接抬過來一具尸體。

加特沒等他們開口,加特就先溜了,“曾曾祖父,這里交給你了。”這事越來越不對了,加特也就不顧忌什么面子了。

再顧忌下去,就要中圈套了。

民眾雖然意外,但也阻止不了,只能看著加特跑了。

麥恩克林“王首,其他的先別管,先把眼前這些人給安撫了,把糧袋都打開,讓他們自己裝。”

“什么?這也可以嗎?”

“看見了,他們就不好再鬧事了。”

這事,一開始是加特出面的,所以只能加特處理,總不能加特坐在這,讓其他處理吧!那就太說不過去了。

麥恩克林,也是出于這個考慮,才沒有出面的。

加特只能,先按照麥恩考慮說的去做了。

這波人,到是安撫了,可后面排的民眾也要自己裝,他們提出這個要求,也是可以理解,所以放糧的這個過程,延長了很多。

一直到了晚上,加特剛要停止放糧。

加特帝國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大乐透最晚投注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