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十九章:逍遙夫人

小說:超能文明之古神覺醒 作者古武 更新時間:2019-07-17 08:38
暗忖,這家伙很深沉心機,竟然隱藏這么久,依舊不為人所知,如不是自己被他所需要,恐怕至今也無法窺探出真相。

“你有幾分把握,可以在戰場之上,控制他們勇猛殺敵,而不是自相殘殺”想起剛才那種荒誕狀態,赤焰宗長老不有著心中膽寒不已。

“主帥,只要你答應,剩下的事情交給道人來做,到時你只需要率領著他們沖殺到羅剎兵團內,一切便水到渠成”清水道人一臉自信的解釋說。

“既然你擁有如此強大禁術,又何必要找我”赤焰宗長老有些狐疑盯著清水道人。

“赤焰宗長老,別忘記,那是禁術,是無論如何都見不到光的,主帥是練兵行家,有其獨到練兵之法,自然不會令人產生禁術聯想,況且,我也會想辦法為主帥抹去所有痕跡的,你就安心出征吧”。

此時此刻,赤焰宗長老才真正明白,自己只不過是清水道人一枚棋子。一枚給他背鍋的馬前卒而已。

滾開你是魔鬼,滾開

轅婉兒從噩夢中驚醒,杏目中已經浸透淚水,她已經接連做同樣一個夢境十幾日了。自從那一日在九幽殿內,和那個神秘聲音接觸后,她便猶如影子般追隨自己,甩也甩不掉。

轅婉兒面容憔悴,做什么事情也沒有精神,之前那個清純昂揚的刁蠻小姐,此時卻仿佛換做另外一個人。

她雙手抓緊被子,整個腦袋都所在狹窄縫隙中,身軀還在不停顫抖著。

此時在她對面,一個面色凝重老者,正在輕聲安撫她說“婉兒不怕,有爹爹在”。

他就是轅宗之主,轅璟。

他微微壓低聲調,生怕驚嚇到轅婉兒似的。

作為一個父親,這是他唯一能為女兒做的。他感覺自己人生很失敗,不僅將千年家族丟了,還讓自己女兒受到如此驚嚇。

他把一切都攔在自己身上,以為女兒是在那場轅宗大戰中遭受到了重大打擊,才變成這樣的。

那日兵荒馬亂的,即便是轅璟本人也無法知道,究竟誰在現場,誰不在。總之那一刻,一片混沌,幾乎所有地方都在殺人,到處都是蒙面的黑衣人,以及殘忍殺戮。

袁璟無論如何也無法忘記那一刻,甚至也會時常在夢中被驚醒。因此他才會斷定女兒是遭受那次變故之后,驚嚇所致。

轅璟也詢問過仙醫,可是他們也是束手無策,只說,這是心病,必須要她本人去想法克服。

轅璟更加感覺對不起女兒,于是便衣不解帶來伺候女兒,期待她早點康復。

置于他們是如何遇上的,還要推演至半月之前,他們為了躲避九幽殺手追逐,只能離開超級位面,來到下界躲避。接著千年家族余陰庇佑,他們有驚無險的躲過一次次殺手追擊,最后來到一處陌生位面準備隱居下來。置于復仇,現在轅璟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。

他在那一戰中,親眼見證了九幽公子強大戰力。他不僅不敵,就算是八宗最強幾位老祖也不敵。轅璟不知道為何那九幽公子會變得如此強大,以至于他的強大,到了令人無法產生抵抗念頭。

轅璟原本打算在這狹窄位面內了此一生,卻意外和自己女兒遭遇。更讓他驚喜的是,女兒竟然從聯盟借到五萬精兵,有了這五萬精兵,加上之前殘留軍隊,他們現在總算有了自保的手段。

轅璟欣喜之余,也發現了女兒異常,尤其是她睡覺時,總是會被驚醒。就像是受到某種驚嚇,渾身冷汗淋漓。

每當此時,轅璟都會陷入深深自責中。

直到看著女兒一點點從那驚恐狀態恢復,他臉上的自責內疚才會減退。

“爹爹,你們為何在這里”轅婉兒狐疑的掃視著一周,才發現自己身旁,不僅有父親,還有幾個老仙醫也在。

“是爹爹讓他們來的,婉兒你別多心,我只是想要你心情放松一些而已”此時轅璟不敢刺激女兒,生怕那一句會讓她病情加重。

“爹爹,我沒病,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”轅婉兒,一臉扭曲的表情辯解說。

“婉兒,爹爹都知道,你很孝順,爹爹對不起你”轅璟說道最后,竟然老淚滂沱。

“爹爹,真的不管你的事情,我當日并未在轅宗內”誰知轅婉兒一句話,卻讓轅璟整個人表情都僵化了。

“你你真的不在”轅璟呆了良久,才嘗試問道。星辰←小说网←wwW.xiNgChENxS.com

“真的不在,當時我去找赤焰宗二伯借兵了,又怎么會還在轅宗呢”接著轅婉兒一句話,立刻打消了轅璟的疑惑。

“沒錯,當時赤焰宗正在和羅剎兵開戰,她豈能分身兩顧”。

轅璟想了想,又道“那你為何會頻繁做噩夢啊”。

轅婉兒聞言,冷厲目光一掃,狠聲道“都是九幽公子那個壞蛋害得”。

啊又是他。轅璟老臉一僵,先是恐懼,又是憤恨。

“當日”轅婉兒便將那日在九幽殿內發生事情,一五一十都講述給轅璟知道。

尤其是說道那個神秘畫卷背后的聲音,格外細致描述了那種恐怖的存在。

轅璟和幾個仙醫聞言之后,都面面相覷,他們顯然有些不太相信轅婉兒所言。

可是他們卻也無法質疑,畢竟對于他們來說,那九幽公子身上有太多不可思議了。

“難不成,九幽公子的改變和那東西有關系”轅璟思緒一會兒,才皺起眉頭望向他們道。

“不管是否有關,我們都應該去看看,或許可以做好到抗衡九幽公子的希望”其中一個族人主動建議道。他們還是不甘心家族被滅,他們還是懷念之前那無限榮光,期待可以重新奪回轅宗。

“不,我不要再回去,我不想見她”誰知還未等轅璟回答,轅婉兒卻早先一步發狂的吼道。她眼眸中充滿了驚悚,那是一種源自靈魂深處恐懼。

“好好,我們不去便是,你安心休息,千萬不可傷及本元”轅璟畢竟是一個父親,豈能強迫女兒去做不愿意的事情。

不過那些別有用心的族人,卻暗中開始籌謀,他們已經從轅婉兒嘴中得知了幽宗大殿內機密,即便是不需要她,也能去找出真相。這是他們私下去做的事情。自然不會讓轅璟和轅婉兒知道。

此時轅婉兒已經心力憔悴,整個人都沒有精神,整日里就像是行尸走肉般游逛著,對什么事情也提不起興趣。

在他身后,則是十幾個貼身侍女保護她,寸步不離左右。

置于轅璟卻也不能整日圍著她打轉,畢竟轅宗重建,還有許多事情需要他去處理。

轅婉兒踏步于一條溪流旁,找了一處石墩坐下。眺望著蒼穹,思緒萬千道“小蘭,你說真有另外一個世界嗎哪里真的宛如地獄一般,沒有秩序,沒有正義,只有殺戮和痛苦嗎”。

那被稱之為蘭兒的侍女,早就習慣于轅婉兒這樣詢問,于是便上前小心回道“小姐,婢女不知有沒有那樣的地方,但是婢女不喜歡哪里,若是一切秩序都消失,一切規則不復存在,那豈不混亂了,人殺人,人吃人,甚至”。

那蘭兒這些時日,已經被轅婉兒帶偏了,竟然似乎已經了解了那個小姐嘴中混亂的宇宙時空。

轅婉兒幽幽的嘆氣一聲道“如此說,那么她也很可憐啊。竟然生活在那個恐怖環境中那么長時間,難怪她想要出來,和我交換”。

“小姐,你千萬不能答應她,她是魔鬼,你想,再那種環境下長成的人,還是人嗎”蘭兒聞言臉色都蒼白起來。她這些時日無論是偷聽的夢話,還是小姐自己親口所言,她已經斷定那所謂另外一個自己,就是隱藏于另外一個時空的魔鬼。蘭兒可不想自己小姐被魔鬼占具了身軀。

轅婉兒聞言,沖蘭兒微笑著點了點頭道“我知道,我不會退讓的,我很喜歡現在生活,為何要和她交換,即便是她很可憐,我也不會去哪里的”。

只是轅婉兒說這話時,眉宇間明顯有些不自信。她不知為何,似乎總是感覺自己似乎在朝著那個混亂宇宙跌落,并且這種趨勢無法避免。

轟轟

發生什么事情了

幾個侍女驚慌失措四處探查,發現整個位面都在顛簸,就像是地震一般,只是位面已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星球,根本無法產生地下能量交換形成的震動,那么這一次震動,便成為極為怪異的事情。

就在轅婉兒也站起身來時,一個巨大光輪從地平面下升起,竟然足足橫跨了整個位面,并且還是看不到邊際。當那光輪越來越高時,整個位面都被點亮了,五顏六色霞光,鋪滿整個蒼穹。

看到這美輪美奐的一幕,無人有閑情逸致去欣賞美景,他們個個面露驚懼之色,不知道接下來他們將會遭受何種恐怖災難。

月色下,女子清秀臉龐,映襯出那絕美輪廓,一雙柳葉彎眉,卻深鎖眉梢,就像是一把孤懸于心間刀鋒,令她心神不寧。

女子緊抿雙唇,露出一排整齊貝齒,她用力咬著下唇,一絲絲鮮紅色血跡沿著嘴角流下。

她忘記了疼痛,就像是那咬著不是自己血肉,直至那一排銀貝深陷下去。

血紅色朱唇,在夜色中,顯得無比刺眼奪目。

她長吁一口氣,以近乎呻吟道“你們加注在我身上的,我會加倍奉還你們的”。

一句話說完,女子便褪去那一襲黑衫,換上一件乳白色緊身衣裙,沿著一條蜿蜒亭臺香榭,繞轉到一處樓宇前。她微微昂起頭,朝著樓臺上瞥了一眼,一雙鳳目中隱含一絲怨毒的,棲身而上。隨著她步伐離著那樓臺越來越近,她眼中怨毒也逐漸變化成了嫵媚。她柔軟的身軀,就在接近樓臺那一瞬間,便撲進一個高大偉岸的男子懷中。

“韋長老”這一聲柔如酥骨,伴隨著香風四溢般纏住那高大偉岸的男子,她光滑手臂,沿著他脖頸,一路滑動,直到深深摸入他胸口處。此時那偉岸男子猛地下意識的按住她的手腕,用力將其從身后拽入懷中,單手托起她豐滿tun部,將其打橫放在膝蓋上面。

那女子便媚眼如絲般與其四目相對,從胸圍下,高聳yuru十分飽滿裸露出來。她微微一縮脖頸,斜倚在男子肩頭,嬌嗔道“壞蛋,你干嘛這么用力弄人家”。

那聲音更加發嗲,聽得那偉岸男子禁不住昂天大笑不止。他狂暴伸手在她身上揉搓著,一只手挑起她下顎,俯視著她眼睛笑道“小美人,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的用心,不過老子就喜歡帶刺玫瑰,不然老子還覺著不夠勁呢”。

那女子聞言,先是眉梢顫抖一次,接著便神色如常發嗲說“說人家用心,還不是要取代你家中那位,這都是公知的事情,你還拿來取笑人家”。

那偉岸男子聞言,盯著女子眉眼看了良久,才忍俊不住哈哈大笑道“你真的那么在意那個身份地位要知道你若成了首席逍遙夫人,那么便不可以像現在這么自由了”。說著他便毛手毛腳地,在她身上亂摸。

女子嚶嚀一聲,頓時便氣息急促,掙扎道“那樣我也喜歡,我可不想被人一輩子壓在頭上”。

“真的那好,我會滿足你的”偉岸男子說完最后一句,便將已經再也說不出話來了,屋內只剩下氣喘吁吁聲。

外面松濤起伏,就像是黑夜中隱沒兇獸,在哪綿延無盡山巒中,也不知道隱藏著多少只兇厲眼眸。

一處蒼松之下,燕南山眺望著遠方逍遙峰。那可是他曾經出師的地方,當年就是在那里,他接受了傳功師傅,韋明受禮。對于韋明,燕南山一直都很矛盾,一面是師徒情分,另外一面,他卻又是一手將自己推向萬丈深淵的人。不過燕南山不怨恨韋明,當年畢竟是自己為了救人才找到他的。

若不是自己苦苦哀求他,想辦法醫治白婧兒,他也不會冒著極大危險來幫助自己。最后也是他不顧一切保下自己和白婧兒,這份恩情,遠大于他曾經對于自己做的錯事。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大乐透最晚投注时间